久吹到位

【胜出】白血病

双向暗恋

职英咔×职英久【OFA已传递】

刀!真的是刀!

ooc有

前期是以绿谷出久为第一人称的叙述

以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1.我是绿谷出久,一个。。。。白血病晚期患者。

  2.说实话,我失去了光明,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。。。。

  对,我失明了,在我英雄生涯里的最后一战里,我甚至还记得我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什么,不能说甚至,应该是永远记得。。。一个男人,像阳光一样璀璨夺目,不能忽视的男人,一个。。。。我一直爱着的男人。。。

  原谅我不能告诉你们他的名字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,我叫他——小胜。

  3.OFA的继承大概延缓了我的白血病症状,所以。。。我的头发应该还是那么绿吧 。。。

  4.我还记得我刚失明那会儿,我有多慌张,害怕再也看不见小胜了。。。。当然,慌张过后就是无与伦比的冷静,即使听到我已经是白血病晚期,就是说活不了多久了。。。也。。。冷静的吓人。

   5.啊。今天来了个男人。他坐在我旁边,他说他以后都会来看我,我笑了笑,被一双无神的灰白的眼睛“看”应该很吓人吧,哈哈,所以我收回了笑容。。。。

    6.那个男人来了,和他昨天许下的诺言一样,是个守信的人呢,他和我说,我的病房窗外有一片很漂亮的草地,上面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,还有一些或黑或白的蠢兔子,为什么是“蠢兔子”?是那个人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 7.今天他又来了,他说今天下雨了,我说我知道,失去光明以后,我的其他感官就很敏感,比如。。。。他来的时候我就听见了只属于他的脚步声,有些暴躁但是很沉稳的脚步声。。。再比如。。。我闻到了,他今天给我带了他做的炸猪排盖饭。嗯。很好吃,就像小胜之前给我做过的。可惜我再也看不见小胜了,啊,这样就不会动不动就被打了吧,真好,哈哈。

  8.我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衰弱在加速,我问了那个男人,我的头发还是绿的吗,他顿了好久,久到我以为他已经走了,才说出一个嗯,我叹了口气,还是一样连撒谎都不会呢,哈哈,我的头发一定已经很白了吧,像冬日即将融化的白雪那样。。。

   9.今天他没来。

   10.他隔了好久才又来了,似乎是有事前几天才没来,职业英雄嘛,都很忙的。有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,他突然停下聊天,用手抚摸我的脸颊,他的手很温暖,还带着点硝化甘油的味道,他的手掌有点茧,但是不得不说,很舒服。。。。

    11.啊。我大概要死了,我感觉到我的心脏越跳越慢了,我留了点东西给那个男人,一张纸条,和一些头发,我在很早前就把ofa给传递下去了,所以,那些头发只是一些纪念,那个男人大概会炸掉吧。啊。无所谓了。

    12.所以,晚安了,各位。。。。

【第三人称视角】

   很奇怪,今天的医院气氛似乎有点沉闷,爆豪胜己在开启自己熟悉的不得了的病房门以后,没有看见那个本应该在病床上的人,病床上的被子被叠的整整齐齐的,仿佛没有人再这张床上睡过一样,但是,病床旁边桌子上的一抹深绿色暴露了有人在这里待过的痕迹。

  爆豪快步走过去,心里不详的感觉慢慢升起,他看到了那张纸条,还拿起了那一袋用小小的,透明的的塑料纸袋装起来的头发,一缕是生机勃勃的绿色,还有一缕是像雪一样的白色。。。脑内的警铃狂乱的响着。

  他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到了医院柜台处,“5210的病人呢?”他绝对想不到他的表情有多恐怖,小护士顿了顿,“。。。在。。”“在哪!你快说!”“在。。。在。。负一楼。。的。。的。。。β*%?∈$。。里。。。”爆豪胜己没有听见在哪,因为他在小护士还没说完就走了,他当然知道在哪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在哪。。。负一楼,只有最有贡献的英雄死后能在的地方,他!怎么会不知道!

   他到了,不顾一切的拉开了那道惨白色的门。

   那个No.1英雄,那个新的“和平的象征”就那样安静的躺在那里,似乎是睡着了,只不过没有呼吸和心跳。。。

   爆豪胜己扒开了围在周围的人们,他看见了那个。。有着雀斑的,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“小胜,小胜”的那个人,他的幼驯染——绿谷出久。。。

   “爆豪。。。”“爆豪同学。。。”“爆豪。。。”切岛,上鸣,丽日还有轰同时叫了爆豪,“我们也很伤心但是。。。节哀顺变。。吧。。”

    “滚!”“爆。。。”“给老子通通滚出去!耳聋吗!!!”

   众人退了出去,不是因为爆豪胜己的怒吼,而是。。。爆豪脸上那个悲伤到极致的表情。。

   在一切重回寂静的时候,爆豪走向了绿谷出久,“喂,书呆子,醒醒,别装了,你还活着,只是想吓我一跳。。。对吧,本大爷被你吓到了好吧,喂,醒醒。。。”爆豪用力的推了推绿谷,而绿谷一点反应都没有。。。

   爆豪胜己似乎被什么重击了一下,有一些水滴落在绿谷出久盖的那床纯白的布上。。。。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的手抬起,像是在握着什么易碎品一样,从怀里把一枚银白色的戒指取出,小心翼翼的把它套进绿谷的无名指。。。。。

   “我也爱你啊。。。。废久。。。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有话说:

我也不知道自己抽到什么疯,坐在床上看着自家窗户外面还下雨,就想出了这个文。。。。我我我。。。想写小甜饼了!!!(╥ω╥`) 求轻喷。还有一个文不对题感。。。


【胜出】触及不到

*文笔不好

*ooc有

*求轻喷

*胜出only

以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雨,纷纷扰扰的下着,似乎是宣泄悲伤般的砸在树上,地上,土里,还有一把黑色的伞上。。。

  有着一头淡金色头发的男人就在雨中,缓步走向前方,没人知道他的目的地在哪,却有很多人知道他是谁——胜利的化身,英雄爆心地。爆炸式的短发,猩红色的眼睛,无不体现着他的张狂。。。。

  一缕深绿在空气中散落,墨绿的卷发在潮湿的天气里显得格外服帖,绿宝石般的眸子里映满了对面男人的身影,《AT:下面的他们的心理,小胜是【】,出久是()》

       【废久。。。我喜欢你,不,甚至可以说是爱你】爆豪自顾自的呢喃着,向前走着,(小胜。。。我喜欢你,不,甚至可以说是爱你)绿谷也这样自顾自的说着,却看着缓缓向他走来的男人。

  【你从小时候就和别人不一样,你不奉承我,在我最狼狈的时候总是能打击我,让高高在上的我,想起自己也有懦弱的情绪。。。】


   (小胜从小时候就和别人不一样,你总是什么都会,个性也很强大,是孩子中的王,我很崇拜你,从小到大,可是,你从某个时候起,就变得孤独,而我想陪在你身边。。。)


   【所以我一直欺负你,吼你,打你,因为有一种感情在胸中翻腾,我不知道那是什么,所以我那时候认为,你让我觉得自己懦弱,到后来,我明白了,那个翻腾的感情叫做喜欢。。】


   (所以,我一直崇拜你,追赶你,因为那个时候我想站在你的身边分享痛苦和快乐,那种决心和冲劲,那份不知名的悸动,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,后来我知道了,那份悸动,叫做喜欢。。)

     【当我意识到的时候,我气急败坏,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废物,直到那天夜晚的一架我明白了。。。】爆豪从黑色的运动服口袋里拿出了一支有些压的有些变形的红玫瑰,抓在手里,伸出,放下。

   绿谷微笑着伸出手。

       (。。。我想我一直很爱你呢小胜)

     【我爱你啊,废久。。。】

      “可是。。你为什么还没听到就死了

      (可是。。我已经死了呢小胜。。。)

呢。。。”

      暗红色的玫瑰透过绿谷双手,直直的落在了冷硬的大理石上,爆豪蹲下,用一只手贴上冰凉的大理石,“废久。。。我想你了。。”黑色帽檐下传出有些喑哑的嗓音。

   绿谷想用双手去拥抱他的小胜,可是。。他抓不住,也摸不着,更别说拥抱了。。。他用唇靠了靠爆豪的额头,仿佛是在安慰,可是爆豪又怎么感受的到呢。。。

   “我要去执行一个任务,也许下次,我就能去看你了。。”爆豪撇了撇唇,刚刚似乎有片羽毛落下,轻贴在了他的额上,那个熟悉又温暖的吻【废久。。。】

   “神啊,我用我的灵魂作为代价,请求您保护这个男人。。。”爆豪以为他幻听了,猛地转头,看见他的废久就站在哪儿“废久!”爆豪冲过去,用力抱住那个有些苍白的有这绿色卷毛的男孩,“你去哪儿了!我。。。我找了你好久。。我以为你死了!!”绿谷看着一时间脆弱的像个孩子的爆豪,和他拥着自己但有些颤抖的双手,“对不起。。。小胜。。永别了。。”爆豪听到了有些不知所措,“废久,你说。。你说什么?”怀中的少年逐渐消散成光点,【不行,不行,不行,不要走!】“我不同意,!废久!你给我回来!我管你T**神!我要你!废久!”绿谷虚弱的笑笑,彻底消散。。化作点点光亮,爆豪的眼睛闪出猩红的光芒,暴虐的气压从他身边散开,像一只困兽,他攥紧了拳头,发现手心里有了一张纸条,和一个绿色卷发的男孩挂饰(小胜,好好活下去)纸条这么写着。

   “请问爆心地先生,您腰间的小挂饰是什么呢?”注意到小挂饰的记者不知死活的问着,爆豪难得没有把他轰飞,只是看向远方“一个很重要的人给我的。。”


    以为这就end了?不可能!我还要一个更狗血的剧情发展:

   “那么,可以告诉我是谁吗?”不知死活的小记者“哈啊?你想死是吧,好啊,西!!。。”绿色的卷毛,大的不像话的黄色书包,红色的运动鞋。。爆豪几乎是冲过去的,他抓住了人的手腕“先生?”和记忆里不知回想过多少遍的脸重合在一起“是你吗?duke。。。”听见这个词后,少年猛地一抖,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眶里滚出了,滴落在地上,“小胜?。。。”下意识的报出这个名字,“你是谁?为什么。。我知道。。。你是小胜?”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有话说:

我不知道会不会有续集。。。但按我这剧情。。我都可以写一本狗血言情小说,我估计。。是不会写啦。。。感觉真的很狗血。。

   还有。。。我起名废。。根本有一股文不对题的感觉。。(害怕)

  还有。。。还有。。求评论!!!(弱弱的)


【胜出】逮到你了

非人学院设定,有改,文的最后有写。。。

胜出only 

ooc有的        小学生文笔   

双向暗恋有

求轻喷。。。。

以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小胜。。。。我。。先走了。。。”“不!”爆豪从梦中惊醒,又是这个梦,爆豪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床头的闹钟显示着6点30分,还有一个小时,他就又要去工作了,爆豪盯着纯白色的天花板,眯了眯眼睛,努力的回想起梦里那个人的样子,一头蠢的要死的绿色卷发,宝石般祖母绿的眼睛,还有很多的血,和伤口。。。。。。一阵电流突然穿过爆豪的脑子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想起那个人的样子,“切”爆豪不甘道。

    “喂,爆豪,今天有新人,记得好好带带他。”“哈?老子才不会去的菜鸟,菜鸟给老子滚一边去!”太白的眼神暗了暗,“不管怎么说,给我好好带!”看着那淡黄色的刺猬头又不听他说完就走,“我可是很努力才找到让你们俩同一战队的机会啊,给我好好把握,榴莲头!”“你说谁是榴莲头!!!”爆豪怒吼,心想,那个菜鸟?同一战队的机会?他是谁?内心泛起了莫名的急躁。

    “请开始你的表演”机器的女声发布了战争开始的信号,爆豪倒是没有看到新人,一路爆破就到了中路,“本大爷不会再输了!”敌方红孩儿自信满满的吼道,“切,垃圾给我去死吧!”一个爆破就把对方给秒了。太白看着被一血的红孩儿“。。。。”不得不说,爆豪战斗方面是真的很强呢。。。

   “您的队友被淘汰”似乎想要表达失落的系统,“。。。。啊?又是哪个废物”看着公屏上被牛魔干掉的一头绿毛的队友,心里没来由的感到烦躁,当然,这股烦躁很顺利的被发现到了敌方身上。。。。【敌方:牛魔,你个混蛋!!!牛魔:???】把中路的兵线清干净了以后,我们的爆豪小朋友决定去看看那个“我方一血”的海藻头。。。“才不是去照顾她,是要好好的嘲讽他一波!”自说自话的,就跑到了海藻头所在的上路,【我方众人:漫漫追妻路。。。。爆豪:啊,你们这群垃圾说什么?(举起手准备)众人:没有没有】

    一道上路就看见一个乱糟糟的绿藻头,一记smash,把牛魔从满血揍成半血,而自己又不可避免的掉了25%的血,“喂!”正在专心抵抗牛魔的绿谷,“啊?小。。。小胜?!你不是在中路吗,怎么跑到上路来了?”绿谷不由的愣在原地。祖母绿的眼睛,绿色卷毛,两边对称的小雀斑,爆豪皱了皱眉,回忆中的样子逐渐与眼前的人重合,“你。。。叫什么?”不由得问出声,“唉,小胜你怎么了?”“回答我的问题!废物”“绿。。。绿谷出久”一时间记回笼,之前敌对方的那个人,一直出现在他梦里的那个人,还有不得不杀了他,来换取胜利,自己决意离开时,被牛魔奇袭而死的人,还有自己一直喜欢的。。。。。。废久“终于,逮到你了”爆豪悄悄的说。

    “诶,小胜你说什么?”“啊,我说,废久就是废久,竟然连牛魔都打不过。”被莫名其妙骂了的牛魔“。。。。不要TMD当我不存在啊”说着一个手雷丢到了绿谷脚下,“BOOM!”爆豪从回忆里被惊醒,浓烟过后,只剩丝血的绿谷,像个破布娃娃般倒了下去,爆豪把自己的个性发挥到了极致,一下子冲了上去,“接住了。。。”爆豪,搂着绿谷的手轻轻颤抖着,不行,他不能死,他又回忆起了那日的情景,绿谷躺在他的怀里,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脸上“吶,不要露出一副快哭了的表情啊,对不起啊,没有和你一起活到最后。。。。。我先走了”在硝烟的衬托下绿谷的身体渐渐变凉,最终彻底死去,没了生气,他拼了命的摇着绿谷“废久,你平时不是很会碎碎念吗,你现在给我碎碎念啊。。。醒醒,求求你醒醒!”爆豪看着绿谷一动不动的倒在他的怀里,心仿佛像被撕裂一般,他慢慢的转头,仿佛一只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野兽,嗜血,狂暴的盯着牛魔,像是在看一具已经死去的尸体一般。“咳咳。。。”怀里的人有了动静,爆豪的狂暴一下子收了起来,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,他紧紧的盯着怀里的人,“小。。。小胜?我没。。。没事,我带治疗了,咳咳。。。”爆豪不由得松了口气,“那你就快用啊,废久!”别吓我啊,废久。。。。绿色的光芒在绿谷的周围亮起,爆豪像是扶住什么易碎品的般轻轻的扶住绿谷,让他站起来治疗,然后眯了眯猩红色的眼睛,“废物牛,老子要好好找你算个帐了”爆豪微笑着,可这个微笑,在牛魔眼里,可不是那么友好,“西内!!!!”BOOM!【牛魔:救。。。救命!!!众人:点蜡。。。牛魔:(இдஇ; )】

    所以绿谷治疗一醒来,就看见爆豪在用力的炸一个。。。尸体?而那个尸体还。。。。飘出了烤牛肉的香气。绿谷吞了吞口水【牛魔:喂(┯_┯)】,拽了拽爆豪的衣角,“小。。。。小胜,不。。。。不要再炸了,尊重一下人家的尸体。。。。”“谁叫这个废物打了我的废久!”“你的?”爆豪不小心说出了心声,他咬了咬牙说“没错,就是老子的,废久就是废久,就连这种废物都打不过,你这辈子还是乖乖跟着我,别让给人杀了。”还没等绿谷反应过来,爆豪就狠狠地啃住了绿谷的唇“唔。。。唔唔!(小胜?好疼!)”爆豪在绿谷的氧气即将用完的时候松开了他,终于得到氧气的绿谷,大口大口吸着来之不易的氧气。“回答”“啊?”“就是老子告白的回答,废久!”“原来那个是告白吗。。。”绿谷嘀咕道,“啊?你在碎碎念什么啊,废久!”“没。。。没什么,其。。。实我也很喜欢小胜”绿谷再次小声嘀咕道,“给老子说大声点啊,废久!老子听不到啊!”“我。。。我也喜欢小胜!从我们相遇开始!!”似乎是很满意,爆豪撇嘴笑了笑“你是有多喜欢老子,才能说的这么大声啊,整个战场都能听见了。”绿谷的脸,腾的一下就红了,而后绿谷又说“我。。。我以为小胜都把我忘了,因。。。因为换战队是要清除记忆的,可是还好小胜还记得我”豆大的泪珠,从那双宝石般的绿色眸子里滚出来,爆豪一把搂住绿谷,用低沉的嗓音在绿谷耳边低吟“不会的,老子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你的,我爱你,废久。。。” 绿谷注意到爆豪的耳尖红通通的,绿谷笑了笑,带着哭腔回答道“嗯,我也爱你小胜。”绿谷又一次被爆豪吻住不同于之前的暴力强势,而是轻柔缠绵的,一吻结束爆豪把绿谷放开,“废久,去推塔了!”“是!”“还有老子逮到你了,你就别给老子跑了!”“嗯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剧场

围观的众人:所以这就把我们的小天使追到了?!我们不同意╰(‵□′)╯!!!

爆豪:(微笑,手中开始爆破)你们说什么?

众人:没什么。。。没什么。。。

绿谷:小。。。。小胜?你在做什么?

众人:(抱紧天使大腿)他。。。他欺负我们!

绿谷:我。。。我也打不过他呀。。

爆豪:你别管这事,去老子宿舍等着,老子解决完这堆垃圾就过去。

众人:yooooooooo~

爆豪:yo个屁,担心担心你们自己吧,胆敢绿谷告状!(BOOM!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设定:

就是在一个战队马上要攻下敌方水晶的时候,敌方的英雄在这种情况下死了就是死了不会回复,虽然要下一场比赛还能见,可是在游戏里是真真切切的死了一次啊。

还有就是,换战队要消除记忆以防透露自己本来这方的信息的

作者有话说:

其实是在打非人学院的时候,双排遇到了咔酱,还有几乎一整队胜出女孩(σ′▽‵)′▽‵)σ结果对面咔酱老打我,牛魔也一直追着我打,结果我方咔酱就说“我怎么这么烦躁”结果把打我的牛魔和敌方咔酱给灭了好几遍。【我贼激动。。。胜出啊啊啊!我方咔酱好像性别男?】然后我就好想写。。。就写了,虽然文笔可能并不好。。。。。